隨著星期天自由時報的報導
系上終於開始動作
在研究所的課堂上,系主任徐老師針對之前的不聘任案加以說明

沒聽到徐老師是怎樣針對這件事情闡述系上的立場
但是,聽到陳春生老師已經在東吳開課的消息
心裡只浮現四個字:「木已成舟」

連帶受影響的是,新進老師的聘任案審理
因為教評會無法順利開會,所以全部以程序不合法退回
我如果是身為應聘的老師,遭遇這樣的待遇之後
應該就對這所學校死心了吧......

突然間,感到有些悲哀
除了對高層之間的齟齬、爭鬥之外
還有我們身旁那些溫良恭儉讓、明哲保身的同學們
或許一張連署書、百封陳情信並不能改變事實
但是,重點是對於意見的表達
敢說出自己心中的想法,才不枉費作一個「戰鬥的法律人」
「戰鬥的法律人」並不是喜好雄辯、顛倒是非
而是對於不合理的決定、不合理的現狀加以挑戰

可怕的不是反對,而是姑息養奸
一百個反對的理由,也比一聲不吭來的強

附錄:相關報導
創作者介紹

努特的自言自語

莫再提的47號選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