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想,應該是到了下台一鞠躬的時候了吧?

昨天晚上的讀書會,包括我在內只有兩個人
上禮拜四個人,這禮拜只剩兩個人
那麼下禮拜應該就只剩我一個人了吧(苦笑...)
想想去年那十幾人的盛況,再看看現在
有種不勝唏噓的寂寥感......

應該是不服所需吧?我想
其他實體法的讀書會,人數紛紛爆滿
而我這種令人摸不著頭際的讀書會,乏人問津也是正常
殊不知,我已經找了思想史這種比較容易親近的內容作為討論主軸了

有離開的學弟向我反應說,思想史的東西都聽不懂
分析法理學的東西對他來說,唸起來比較有感覺
我不由得覺得好笑......
分析法理學啊,小弟雖然不擅長
但是好歹也寫過幾篇關於分析法理學的報告啊
念分析哲學而不懂思想史,恐怕也只是空談吧......

不過後來想想,每個人有每個人的取捨
或許對他們來說,現在這個讀書會是他們所應該要「捨」的吧?
那麼,我究竟又為何如此執著呢?

也罷、也罷
現階段還是多花點時間處理與自己相關的事情吧~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莫再提的47號選手 的頭像
莫再提的47號選手

努特的自言自語

莫再提的47號選手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